瓦布貝母點亮農牧民脫貧希望

瓦布貝母鱗莖(藥用部分)

阿壩州黑水縣瓦缽梁子鄉瓦布貝母良種繁育基地。

    

結合優勢資源培育主導産業,彭州幫扶黑水縣脫貧攻堅——

6月25日,阿壩州黑水縣瓦缽梁子鄉,四川協力制藥股份有限公司投資建設的瓦布貝母良種繁育基地内,桃支村村民正品嘗“收獲”的喜悅。“阿日基,工時33小時,工資495元;别木知,工時24小時,工資360元……”該基地的技術負責人段久富為村民發放了近期的勞務工資。
四川素有“中醫之鄉,中藥之庫”美譽,川貝母更是川産道地藥材中的珍稀品種。而其主要品種——瓦布貝母的發現地和種源地,就在瓦缽梁子鄉,當地也有多年中藥材種植曆史。雖然早已看好道地藥材産業,但缺技術、缺資金,産業鍊引進難,一直攔在黑水縣的産業發展之路上。
2016年起,彭州市對口幫扶黑水縣,借助自身打造天府中藥城的契機,幫黑水縣走出一條以中藥材産業為核心,全域互聯結對的幫扶之路。如今,瓦布貝母、大黃、高山羌活等上千畝中藥材基地散布在黑水的群山之中,成為高半山農牧民脫貧的希望。□本報記者 吳亞飛 文/圖

瓶頸
技術資金項目匮乏中藥材産業發展遲緩
黑水縣是典型的藏族聚居區,80%以上人口聚居在高半山,90%以上的土地分布在高半山。生态環境脆弱、敏感,過去以傳統農牧業作為主導産業,縣域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滞後。
大山大水是黑水發展的瓶頸,也是資源禀賦。如何做好土地文章?從2013年開始,黑水縣結合高半山土地資源富足且未受污染,野生中藥材資源豐富等資源優勢,借助當地種植中藥材曆史悠久的産業基礎,嘗試發展道地藥材産業,加大了對中藥材種植的推廣力度。
但彼時,效果并不明顯。黑水縣科學技術和農業畜牧水務局黨委書記何軍分析說,中藥材種植培育周期長、見效慢,加上農牧民缺乏栽培道地中藥材的技術和經驗,往往采用“種活即可”的粗放式種植方式,影響産出,産業效益不高,造成惡性循環,挫傷農戶積極性。
此外,由于政府配套政策、基礎設施不齊全等因素,黑水縣引入藥業企業、資金資本相對困難,無法形成中藥材産業鍊。

攜手
兩地合作共建撬動社會資本深度參與
2018年,彭州深入挖掘黑水生态資源優勢,将黑水縣中藥材種植基地納入天府中藥城發展規劃,聯動彭州境内藥業企業到黑水建立飛地種植基地、開辦深加工廠。黑水引資引企的難題得以破冰。
四川協力制藥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運春介紹,川貝、大黃等藥材是該公司制藥的主要原材料,而黑水又具備發展這些優質藥材的天然優勢,因此,該公司決定在黑水建立種植基地,目前已建成中藥材基地610畝。
除了協力制藥外,還有多個藥企在彭州市的動員組織下選擇到黑水縣投資落地。成都第一制藥公司在洛多鄉嘎茸村種植莨菪70畝,并将在蘆花鎮長河壩工業園區建設中藥材初加工廠;新綠色藥業将在蘆花鎮得石窩村建立120畝高山羌活标準化種植基地。
整合全域資源,黑水縣中藥材産業有了具體的發展“線路圖”:制定藥材标準,與四川省中醫科學院等中藥材種植研究機構合作定義黑水優勢品類、有效成分;發展認證溯源,與企業共建藥材檢驗中心,引入專業認證機構,建立中藥材溯源體系;融入流通渠道,成立黑水藥材倉儲運配基地,與彭州電商企業合作建立線上銷售渠道;共創藥材品牌,提升知名度。

成效
中藥材基地做示範農牧民“壯了膽”“有了底”
本月底,瓦布貝母良種繁育基地将采收第一批試種種苗。段久富帶領記者走進基地,指着基地内長勢良好的瓦布貝母植株,語氣難掩激動,“這次采收,也意味着試種取得初步成效。”
段久富的激動不難理解。何軍介紹,野生川貝母屬于瀕危物種,生長在3500米以上的高原地帶,對生長環境要求苛刻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原華西醫科大學教授唐心曜在此發現并命名了瓦布貝母;2010年,瓦布貝母作為川貝母新增來源,被正式收入《2010年版藥典》,作為川貝母中較為适宜人工繁育、産量相對較高的品類,在相當程度上解決了川貝母資源緊缺的問題。而今,黑水縣的瓦布貝母标準化種植基地終于建成。
帶動效益也日益凸顯。從對口扶貧的角度出發,四川協力制藥股份有限公司在基地打造中,通過土地流轉和勞務用工,帶動當地農戶共同參與田間種植培育、管理維護,由公司技術人員手把手“傳幫帶”。
就在領取勞務工資這日,桃支村村民阿日基熱情地邀請記者一行到他家看看,“我一邊學技術一邊實踐,正在家試種瓦布貝母哩。”
資本、企業的入駐,産業鍊的日漸成型,給了藏區農牧民發展中藥材的底氣。與瓦布貝母良種繁育基地隔山而望的是唐古特大黃種植基地,上百畝大黃依山而種,形成一道風景線。
黑水縣緻誠道地中藥材合作聯社理事長水常保坦言,如今,企業流轉村民土地進行規模化開發,為村民做出示範、壯了膽,更帶來了先進的種植技術和标準化種植管理模式,聯合當地的種植專合社、農戶共同參與項目,既輸血又造血。